Tandalao

别吃我喜欢的cp,都是冷逆

奇他妈怪

重温虫神秘就跟家人重聚一样


可恶

我居然觉得虫神秘有点奇怪,cp不如rps

rps!!

r!p!s!


Jakie和little tiny Tom的同居生活

跨年龄组真是太甜了

这么多好男人

我夜夜笙歌,荒淫无度,奢侈无道,纸醉金迷,身体要受不住了


沉默有粮吗?

我想看失联传教士加菲在连老师身体里与主说话

kao我会下地狱的


打卡

真的是“铺垫了一大堆,在最后一小时快进”哈哈哈


知乎有人评论连老师长了一幅苦大仇深的脸,容易被人误会


这大概就是这部电影的精髓所在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比劫机的长得更像劫机的

陈年旧事 (Luke/Han有差 Han是外星人设定)时间顺序:游侠索罗+正传


警告⚠️:产乳 年龄操作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
琦拉唯一受不了韩索罗的地方是,他有点缺少科雷利亚人的常识。这不能怪他,因为他甚至都不是人类,在他8岁被拐前,出生以及成长在另一个类人星球上。

所以,当韩索罗说,他们星球上的男人在成年后可以产乳时,琦拉没有表现出太大的震惊。

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?这只是又一个生物进化的奇迹而已。琦拉对自己说。“韩,我不建议你把这件事随便告诉其他人。”但她还是好心地提醒了韩。

正弯腰在垃圾堆里四处挑挑拣拣的韩听了,站起身来,看向她似乎有点疑惑,“嗯,好的?”

在两个人相依为命的日子里,韩没把他的这项生物特征告诉其他任何人,但有一天,他们分开了。

韩认为男性产乳没问题,也没有必要遮掩,这就跟阿登尼亚人不需要掩饰自己屁股上也有两根胳膊一样。所以在帝国参军的时候,没人问他这方面的事,他也没必要说。只是逐渐地,韩开始发现有些飞行员同学的视线停留在他胸口上的时间越来越多,甚至越来越大胆了起来。

他不自然地用大衣掩了掩愈加丰满的胸口。

事情发生在上军校的第三年。韩发现自己泌奶了,乳头上的水渍印湿了打底背心——这是他们星球自然的现象。但在军校里混了三年的他逐渐有了些人类常识。他的胸口肿胀难受,只能半夜里咬着牙用手揉按来缓解疼痛。奶水顺着手指流下来,韩想起了琦拉说的话。

第四年他去明坂当了步兵。前线满是战火,危机感让他的身体停止了产奶。他逐渐忘了这件事,直到事情的一切结束,当他赢到了千年隼和楚巴卡一起坐在驾驶舱的时候。

“呜呜—”安静的驾驶舱内,楚巴卡突然开口。

“你的武基鼻子终于好了吗?”

韩看着舱外的恒星星盘,心情很好。“对的我不是人类。”

韩总是带着一股淡淡的奶味,这股奶味从他成年开始就越来越重,现在楚巴卡闻到了。楚巴卡是他的好朋友,韩不介意告诉他这件事。他们现在正在前往塔图因找那位超级走私犯。

塔图因上全是沙,拉下防风眼镜的时候,韩有种会赚上大钱的预感。

可惜L3有全宇宙最棒的导航系统,却没有最棒的找人指南。在他们翻过大概第十九个沙丘,好不容易看到点村庄的影子的时候,(他们把千年隼停在沙漠里逃入关税)他们居然看到了一个坐在沙漠里的小孩。

“嗨小子!你还好吧?”韩跑上前去,小男孩8、9岁的年纪,金发蓝眼睛,一身白色布衣粘满了沙尘,看起来有点无助。

“我家没有水了,贾巴抢走了我们的水。”叫卢克的孩子向他们解释,而这孩子在打算去找贾巴算账的路上扭伤了腿。

“你家在哪,我们送你回去。”韩把他拉起来,拂掉他肩上后背上到处都是的沙,然后看见他满眼的泪光,“我的家人需要水!我不能这样空手而归。”卢克这小孩揪着韩的衣角,语气里满是委屈和不甘,可怜得连楚巴卡都看不下去了。

千年隼上还有水资源储备。但他们光是从飞船走到这里就花了大半个塔图因日,现在是不可能再走回去了。

绕着双子星的行星有非常寒冷的夜晚。他们不能呆在沙漠里。

“你们家有车吗?我们回去把车开过来,去我的船上拿水。”

男孩摇了摇头,“村落里所有的机器人和车都被毁了。”

“呜呜——”在韩有点无所适从的时候,楚巴卡说。

“这不行!楚巴卡!”韩挑起眉震惊地反驳他。天啊,他永远也不会这么做。

可卢克也听见了,他小声地问韩,“他在说什么,是不是有办法了?”

好吧,韩看着男孩,想起了8岁的自己,如果那个时候有人来帮助他...

韩把夹克衫拉开的时候,手止不住地颤抖。他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给自己产乳。手摸到胸口的时候,微微的肿胀得到一点缓解,是的,他营养一丰富身体又开始自动产乳了。当右乳被抚摸时,难以置信的舒适感让他忍不住叹气,他闭上眼睛,手指用力,断断续续的奶液从乳头流出来,聚在另一个手拿的水瓶里。微妙的羞耻感让韩皱起了眉。

年轻的卢克看见他的救命恩人消失了一会,再次出现后手上拿着半瓶温热的奶。韩的外衣有点乱,气喘吁吁的。此时天已经有点凉意了,韩的脸却很红,他低头看着地上的沙像是研究什么有趣的东西似的,“很少,但是拿着吧。”

韩和楚巴卡把卢克送回家中就离开了。贾巴的事很快就被善良的邻居老本解决了。

后来,卢克有了自己的飞船T-16,因为他想当个遨游银河的飞行员。他打旺普鼠很厉害。喝蓝奶的时候,他总会想起8岁那年给他们家半瓶奶的那个人。看到他回家后,叔叔阿姨流着泪抱住了他。晚饭的时候,他们看着卢克把奶喝完。

但卢克记得,当时附近可没有什么班萨牛群。

所以,在再一次遇见韩索罗的时候。卢克向他问出了这个纠结了自己是多年的问题。

韩索罗仿佛一瞬间失去了他所有的老练。他别开了脑袋,又恼怒地看回来,最后他指着卢克,咬牙切齿,“别跟我提那个。”说完,他就坐到楚巴卡那里去了。

可卢克还是在一场聚上后提到了这件事。他们站在无人的阳台,韩背对着夜景靠在石砖砌的扶手前,他就站在韩的面前,膝盖几乎碰到了一起。

韩因为赚了钱心情不错,“小子,我不是人类。”卢克以为他要开始一个故事,没想到韩却拿起了他的手。在韩的引导下,卢克隔着那永远也不会扣好的低领安静地抚摸他的胸肌。

韩喜欢这个小子,这种好感从他第一见碰见卢克开始来得越来越深。他喜欢卢克像阳光一般闪耀的金发,喜欢他总是天真好奇的眼睛,喜欢他好不吝啬活力十足的微笑,那是他在8岁之后就再没见过的东西。

宴会的烛火给卢克印出了层毛茸茸的轮廓。现在,韩几乎想叹息。

好吧,卢克对自己说。粘腻的失重感侵袭了他的脑子,在两人愈加交缠的呼吸中,他好像又变回了那个初遇莱娅的毛头小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想搞大哥

昆仑虚大师兄我也想搞